您的位置: 旅游网 > 生活

对互联网金融要管好那只闲不住的手

发布时间:2019-08-15 11:40:48
对互联金融,***要管好那只闲不住的手 一只手,一只闲不住的手,在互联上方徘徊。 相对于看不见的手来说,这是一只看得见的手。在看得见的手之中,它是一只闲不住的手。马云给这只手起了个名字,叫文件。他说,“有时候,打败你的不是技术,可能只是一份文件。” 马云讲的文件是特指的,是一份正在征求意见的央行文件,其中设立了诸如“第三方个人支付账户转账单笔不超过1000元”之类的规定。 互联是个新生事物,按接入年龄计算,刚满20岁。互联金融还在吃奶阶段。但这新生儿一出生就野蛮生长,蛮力无穷。借助看不见的手,余额宝还没几个月,就发展出几千万的用户。这招来了看得见的手。 当前围绕互联金融,****看得见的手与市场看不见的手之间正在发生一场博弈。对不搞金融的人来说,讲清楚这件事,颇为不易。打个比喻,好比拉伯雷《巨人传》中的巨人小孩庞大固埃,还没断奶,“每一顿饭要喝4600条母牛的奶”,“他的牙齿是如此长大而有力,连铜盆也被咬去一大块”。意见稿规定的转账限额,很像当年大人们对庞大固埃的反应:“人们看了此等情况,就用粗大缆绳把他捆绑起来。” 看得见的手,有闲得住与闲不住之分。分寸之内的,是闲得住的。看得见的手这回直接指向的是金融风险,这是监管和规范的师出之名。互联金融有没有风险?有风险。必要的监管和规范本身有合理之处,因此不能说央行一出手就是闲不住。但过犹不及,如果对互联金融干预过分,闲得住的手就变成闲不住的手。 分界在哪里?中央财经大学银行业研究中心主任郭田勇说得好,****监管要把握两条底线:第一,对互联金融及新型支付监管的实施,不能以遏制创新、降低金融效率为代价;第二,监管的实施,更不能成为保护既得利益者的工具。 让我们来具体看一看这两个方面。一方面,互联金融及新型支付是一种金融创新,虽然还有种种不完善,但它推动了利率市场化,有利于民生和中小企业,符合普惠金融的方向。另一方面,对抵制利率市场化的银行家来说,无异于一场灾难。 在这两个方面,****在伸出看得见的手时,都需注意管好闲不住的手。 首先,要明确金融创新的方向,不应遏制大众创新。不应泛泛鼓励金融创新,但一遇到自下而上真正的创新,就叶公好龙,惶惶不可终日,甚至如临大敌。对互联金融的监管不可因急功近利而过分。 现在有两种金融创新:一种是自上而下的银行精英创新;一种是自下而上的互联草根创新。人们经常容易重视前者而忽视后者。但正如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费尔普斯在《大繁荣》一书中的新近研究表明,“草根创新是19世纪到20世纪60年代美国创新的主要源泉”。互联金融的出现,使中国难得地成为“拥有草根阶层的本土创新活力的国家”。其明显的合理性在于,互联金融最终化解金融风险,要靠信息对称。而信息不对称,才是金融风险之本。可见互联金融具有治本的潜力 。 看得见的手如果抑制到这一点上,只看眼前而忽略长远,就会失去分寸,显得“闲得没事”了。闲不住是现象,实质是归纳一国创新力衰退因素时费尔普斯批评的“金融界也流行急功近利的观念”,即对金融风险只顾短期治标,而忽视利用大众创新群策群力来治本。 其次,我们看金融创新背后的利益之争。互联金融一旦发展起来,从总的方向来看,相当于对银行储蓄釜底抽薪,必然触及银行的影子与影子银行的利基;但无形中与中央强调民生的金融大政方针方向一致。在我国杠杆率已高达194.04(2012年)的情况下,央行捆绑互联金融这个“庞大固埃”,一定要慎之又慎。搞过头,变成保护既得利益,又违拗中央大政方针,就不好了。 我们看,遇到同类问题,故事里怎么解决的。庞大固埃的父亲卡冈都亚首先发现,绑住他儿子不是解决问题的办法,主张松绑,“人们不该把他撇在一边,什么东西也不给他吃”。最后,“命人解开他的铁链”。 大众创新,又叫“人民群众的伟大创造”,既关系民生利益,又是中国走向大繁荣之本。为了让互联金融这一“庞大固埃”健康成长,****要坚持群众路线,管好闲不住的手。如果****有卡冈都亚那种松绑的觉悟,一如既往那样“尊重人民群众的伟大创造”,中国未来就有希望在世界上谱写出以“大繁荣”为主题的21世纪的《巨人传》。 小孩不爱吃饭如何调理小孩吃什么健脾胃宝宝积食吃什么消化不良孩子上火
宝宝上火怎么办
灯盏细辛软胶囊
孩子小便黄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