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生活

挖鼻屎都判刑的社会很可怕

发布时间:2019-07-08 19:14:25

挖鼻屎都判刑的社会很可怕

文/米糕

近日,西安凤城医院几名医生在手术室自拍的照片引起了轩然大波,上一片责骂之声,很多大V都借机用职业道德来谈论此事,几个自拍医生最终被免职开除。就在责罚宣布之后,又有媒体找到手术中的患者,当事人称自己知道自拍事件,舆论顿时颠倒,大众一片哗然,又开始一边倒的同情起医生来了。

我们今天生活在一个表里两张皮的社会,大众心理也是表里两张皮。一方面,我们希望这个社会祥和、美好、人人自律,所以制定了很多有形的、无形的规范,有法律层面的,有道德层面的,事无巨细,条条框框都有规定。按照设想,如果人人能够遵守规则,社会会十分美好。但是另一方面,我们内心住着一个小小的自我,有喜怒哀乐,有儿女情长,也有小小私心,不能保证一言一行都能符合所有的条条框框,所以,每个人在判断一件事情的时候拥有两条标准,一条用来为自己开脱,一条用来苛责他人。

针对西安医生自拍这件事情,作为医生群体几乎是一边倒的支持,连续7个小时的手术大功告成、旧手术室即将退役,患者知情,为什么拍张照片就成了众矢之的?医生不是人吗?没有自己的乐趣吗?芸芸众生,不管长得一张怎样的鞋拔子脸都可以自拍上传,到处传播,医生为什么就不能自拍一下呢?

而作为力主严责医生的一方,揪住了管理守则里医生不能带进入手术室为由,提出若干假设,如果造成感染呢?如果患者是你的家人呢?如果医生做手术都跟开玩笑似的?如果这一次放过医生下一次会不会变本加厉?这若干的假设其实都和这一次事件没有直接关系,但却是民众对医生要求的一个全面体现,所以,现在医生自拍,即便手术成功,即便患者同意,即便情有可原还是要罚,不罚不足以明纪律,不罚不足以正医德,也是言之凿凿、振振有词。

在络传播的公共事件中,人们很容易把自己放在一个虚拟审判者的位置上,用自己的标准来对事件进行判断,然后提出自己的主张,而为了让自己的主张获得很多人的认同,人们会不约而同地选择最高大全、最安全、最没有私心、最少回旋余地的标准对事件进行分析,因为这样犯错的机会少,被其他人抓住辫子的可能性低,所以从一定程度上确保自己的结论不容易被别人推翻。但是,在做出这个结论时,人们很少考虑这个事情如果放在自己身上会如何处理,因为当下我只是审判者而不是当事人,所以对的不一定是好的,但只要是对的就不会是错的。

这样的心理动因,让舆论审判成为了一个道德高度畸高的话语圈。以医生自拍为例,即便自拍违反了相关规定,那么该怎么处理就怎么处理,何至于在手术成功、患者知情的情况下被开除免职,显然这样的处理就是道德标准畸高的结果。正如谢霆锋醉驾找人顶替,舆情汹涌,对于他的道德审判已经远远高于法律审判,而这背后大众的心理诉求已经不是一个简单治安事件,而是因为名人犯法而投射出更多更高的道德诉求,医生违规也正是因为医生这一个群体的特殊性被扣上了更高的道德标准。

标准高是不是一定就会让世界更美好呢?如果说一个社会挖鼻屎都要判刑,掉头皮屑要劳教,我想这并不会让个人卫生更好,只会让人们想方设法逃避惩罚,变得不诚实、虚伪、甚至惯于说谎。如果我们对医生的要求不是医术过硬、诚信不欺;对教师的要求不是教学有方、爱护学生;对公务员的要求不是遵纪守法、按部就班;对官员的要求不是清正廉洁、高效管理,而是要求他们都像圣人一样没有七情六欲、是道德典范、动辄以身殉职,如果只有这样才能让大众满意,谁愿意背负着这样的期待成为医生、教师或公务员,即便真的要做也不得不虚与委蛇,阳奉阴违。

一个社会能不能变得更好,有时候不在于标准是不是更高,而是标准是不是更适合,让人人在规范和约束下生活得更轻松,而不是动辄放大一些小事,上纲上线,这样严苛的社会其实挺可怕。

原标题:挖鼻屎都判刑的社会很可怕

稿源:中国青年

作者:

三级分销系统
品牌策划是指什么?如何做品牌策划
有赞微商城入驻费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