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时尚

鸿元至尊 第207章劝降

发布时间:2019-10-12 19:48:44

鸿元至尊 第207章劝降

廖维凯很臭屁的显摆了一下,他有张显送他的储物戒指,这东西在忢月大陆很是稀有,而且现在没人能在炼制出来。

储物戒指和一些圣器或者更高的亚神器,并非忢月大陆上的人炼制出来的,因为炼制这些宝物的材料,忢月大陆上极为稀少,很难寻觅到。

至于海外能否有这等材料,答案肯定是有的,因为忢月大帝就出身海外,他拥有很多逆天的宝贝。

但是海外不是谁都能去的,就连忢月大帝最鼎盛时,想回归出生之地都没能实现。

至于忢月大陆上那些大世家所藏宝贝,大都是从古代遗址,或者莫名出现的古葬地发掘的。

据说那些莫名的古葬地,是从天外坠落到这片大地上的,还有传说诸神大战,有些大神陨落,身上的宝物失去控制,四散飘落,有很多落入忢月大陆,但是想找到他们却很难,因为据有据可查,十大世家倾尽所能,也就发掘了那么几处不大的宝藏。

张显是得益老祖忢己赶走了许芳,让他囊括了绝大部分许芳的收藏,所以得到很多宝贝,他将这些宝贝分发给忠诚的部下,廖维凯就得到了一枚储物戒指。

“你这么显摆,不怕我心生歹意?”

“那又何必,你若想要,兄弟送你便是。”

“哦?”

两人相对而坐,叶成海捧起酒瓮猛喝了一口,仰望晨曦,神色迷茫。

良久他把酒瓮放到桌上。

“实不相瞒,为兄现在很迷茫,不知道该怎么走下去,唉、、、”

“恩?”

廖维凯愣了一下,他没想到叶成海会是这样状态。

“我知道我想带人回去,兄弟一定不会阻拦,或许还有些资助,但是我会去又如何。还是装傻,显然是不可能的了,可是戴立涛那一关我如何过去,和他翻脸我又觉得不值,因为我现在没有个目标,也就是说没有奔头,装傻实际上也是自我麻醉。”

“你我虽非亲兄弟。也非过命之交,但是也算是有交情。你能跟我说这些,我对你的真诚很感激,但是我不知道你意欲何为,无法对你说些什么。”

廖维凯感到很意外,叶成海对他表露这些心里之话,虽然有些感动,但是他还摸不透叶成海究竟是什么意思。

“兄弟比我要小个几岁,却是一国之将军,独领一军。拥龙之臣。开国军帅,而为兄却还是个迷糊的孤魂野鬼,姥姥不亲舅舅不爱糊涂蛋,唉、、、、、、、、”

叶成海仰天长叹。

“据我所知,你背后有位高人指点,所以你才有今日修为,你装傻充愣也是那位高人指点。所谓时机未到,想来叶兄心有抱负,暂时未能施展,想来有那位高人指点,一鸣惊人的时候不远亦,何必怨叹。”

叶成海一听不由震惊的张着嘴瞪着眼。

“你怎么知道的?”

“我为什么就不能知道。”

“呵呵、、我终于明白了。张显能有今天成就,绝非饶幸,也非时运,而是早有准备,厚积而发。”

叶成海稍微愣怔了一下,端起酒瓮一气喝干。

“再来一坛。”

廖维凯又拿出一坛酒放在叶成海面前,叶成海拍开泥封。又长饮了一大口,放下酒瓮,哈着酒气瞪着廖维凯。

“干嘛,我的性,取向很正常。”

“啪,我也很正常。”

叶成海气的一拍桌子吼道。

“叶兄,有话直说,不要再玩兜圈子的事。”

廖维凯表情一肃,其实他早就明白叶成海的意思,但是叶成海却不想自己说出来,一直引诱廖维凯让他先把话挑明处,他就有主动权,好提条件。

“唉,怎么遇上你这滑头,要是刘墉那厮,就不用费这多话了。”

叶成海满脸幽怨之色,让廖维凯把刚喝到嘴的酒恶心的吐了出去。

“噗,呸呸,我跟你决斗。”

“嘿嘿、、省省吧。”

叶成海坏笑道。

“你的打算?”

开过玩笑,廖维凯正色道。

“我真的很迷茫,不知道下一步该迈哪只脚。”

叶成海真的很纠结,他虽然完全掌握了这十三万人,但是回到坎坞城,他自己都不知道会是怎样的结果,他虽然是太尉,黎军军中第一人,可是他心里明白,他这个第一人其实就是个牌位,傀儡。

即便他把人带回去了,这些人不是被戴立涛收走,就是被黎笋收回,他还是一无所有,所以他想到了接触廖维凯,探探廖维凯的口风。

“你若不想回去,我倒有一处地方安置你们,只是你的将领们肯定归家心切,不愿意留下来,这事解决不好,你的人马可就要散心了,事情就不好办了。”

廖维凯知道是时候了,于是建议道。

“归家心切倒也好解决,我可以将他们的家眷秘密接出来,这事我走前就有安排,只要你们肯收留我,我现在就可以传信,但是你的帮我个忙,不然丹苏城那里可是过不来。”

“不必那么麻烦,我让水军去把那些家眷接过来安置在临海城就是了。”

张宇带人正驻扎在驼峰寨,他刚刚覆灭大半个黎国水军,还没有撤回临海城。

“谢谢了,但不知兄弟所说安置地方是哪里?”

“这个稍后再谈,我事先告诉你,最少有两个地方任你选,但是在这之前,你得配合我解决了马欢那些人。”

“好,小事一桩。”

马欢派人联系廖维凯,商议围歼黎军的事,廖维凯已经答应了,并告诉他,武阳城过来的人也准备参战,马欢很高兴,解决了这边的事,他准备会惠康城,因为他也得到秦军已经打到黎江边了,战争离得不远了,他要整军备战了。

但是马欢带人杀到黎军大营时,却发现是座空营,立刻知道上当了,可为时已晚。

黎军忽然出现,再加上武阳城的五万多人,廖维凯的一万骑兵,将他牢牢困住。

“廖维凯,我没想到你是个卑鄙小人。”

“嗯哼。”

廖维凯面带和谐的笑容看着愤怒的马欢。

“廖维凯,今天就是死了我也拉着你垫背。”

马欢怒不可遏,手指廖维凯大吼道。

“唉,马欢老兄,我死了,大王会给我立碑纪传,而你死后,也就是一丘孤坟,你不觉得很凄凉吗。”

廖维凯叹了口气对马欢道,马欢也是个人物,廖维凯不想伤害他,但是他非要显忠诚,那也没办法,只好诛杀了。

“你什么意思?”

“这位原是黎国太尉兵马大将军叶成海叶将军,而现在却是我主麾下征北将军,叶将军愿意同我等并肩作战,却不知马将军是否愿意同我们成为战友呢?”

“这、、、”

马欢犹豫了,因为同样他手下将领大都在巴苏城为质,如果他们造反,他们的家眷必将被诛杀。

“是否担心家眷受株连?”

“、、、”

马欢1没有回答,但是算是默认了。

“我们有心结交马将军,自然会早有安排,如果苏沓不是丧心病狂了,他会乖乖的将尔等家眷送过来的。”

“你是说、、、”

“玉山大营,建康城。”

“好,我马欢早就当够了这个憋屈建杰将军。”

马欢现在已无路可走,就如廖维凯所说,就算战死了,他们这些人也得不到苏沓的赞赏,弄不好他们的家眷连抚恤都得不到,苏沓已经失了民心。

马欢将吴炜派回惠康城,有吴炜在,惠康城无忧。

“取玉山大营条件基本成熟,这里就我同马将军处理,叶将军迅速杀向建康城,那里有我们的人配合,相信也费不多大的力气就能将建康城拿下,但是不要伤了苏鲁父子,拿下建康城后,那里的兵马就有叶将军接收,你们暂时就驻扎在那里,大王会派人过去接收政务,对将军等也会有合理安排。”

叶成海绕过玉山大营直奔建康城,廖维凯没有出面,马欢带着自己的兵马回到玉山大营外驻扎下来。

“玉山大营中有一千多苏沓的死士,这些人都是高手,境界大都在玄师巅峰左右,有最少十人是圣师巅峰境界,这些倒不是很重要,重要的是那个鱼老

,只要想办法干掉他,拿下玉山大营不是问题。”

化了装的廖维凯,在马欢大战中,正同马欢商议怎么攻取玉山大营。

“这位鱼老据我所知,他的修为在神师中介左右,我想办法将他骗到我的军营中,我们两个在配以军阵和那些强弩,应该能将他毙掉。”

马欢建议道,不过他刚刚晋升圣师不久,虽然有股激情但廖维凯知道,马欢根本就抵不住鱼老一招,不能让他冒险。

“此计可行,但是你就不用冒险了,只要你指挥好军阵,调度那些强弓硬弩策应我就行了。”

“哦,莫非廖江军、、、”

“嗯哼。”

廖维凯一脸和谐的笑容,可是马欢却越看越想在他脸上来一拳。

“我们切磋一下。”

“没兴趣。”

马欢憋屈道。

“恩,有什么办法将那个鱼老骗出玉山大营呢?”

刚才只是玩笑,调解下气氛,说起正事两人都变得严肃起来。

“也不难、、、、、、、”

未完待续。

本书来自:

吉首整形美容医院哪家好
随州牛皮癣医院
保山好的男科医院
吉首整形美容医院手术
随州牛皮癣医院哪家好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