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网红

牧僵第三十六章老汉的过往

发布时间:2020-01-29 17:17:40

牧僵 第三十六章 老汉的过往

牢内一片寂静。

老汉的话不止让牧宸,而是让在场的所有人都震惊了。

活炼成僵,那可是传说中才有的残忍炼尸之术,此刻居然有人主动提出将自己活活炼成僵尸,众人纷纷不解。

而那青年脑中此刻震惊的可不只是老者的这一番惊天言论,可让他震惊的是牧宸居然会天地人三城才有的牧僵赶尸之术!

他这秘术从何而来?难道只是凑巧捡了一本赶尸的秘籍?还是说他身后站着天地人三城的某个大人物?如果是是前者,倒还好说。如果是后者……

他有些不敢想象了。

老汉见牧宸没有反应,眼见着又要跪下磕头行礼,牧宸这才从震惊中回过神来。连忙开口道:“老先生何出此言啊。”

“牧宸少爷,老头子是认真地!传说只有活炼成僵才会在成为僵尸之后留有一丝记忆。”老汉一脸认真,只是双目微微眯起,脸上泛起一道回忆的神情,接着道,“老头子想在死后的日子里亲手将她带回祸斗,让她看看这片生我养我的土地……让她看看这个她原本应远嫁的地方……”

老汉这简简单单的几句话,却是透露着一股淡淡的忧伤,这股忧伤之中还夹杂着浓浓的思念。

此刻包括那青年与陈姓守卫的众人,都没有打断老汉思绪,老汉的目光变得深邃,似乎在回忆更加久远的故事,这个故事想必包含了他口中的那个她。

沉默片刻之后,老汉深深地叹了一口气,轻声说道:“当年我三十一二,正值而立之年,却耐不住寂寞,离开南疆去闯荡更广阔的世界。我天赋不差,那时已是凝魂境巅峰的修为,离随影境也只有一步之遥,如果我没有离开祸斗,如今或许已是随影境的族老之一了吧。”

老汉顿了顿,摇了摇头,自嘲的一笑,又接着说道:“但是我并不后悔,因为我遇到了她。我们相识相知,直至相爱。可是贼天弄人,她家中长辈却是将她许配给了别人。而她性情极为刚烈,那日洞房花烛之夜,她竟悬梁自尽……”

老汉的眼眶湿润了,几十年的时光,如今旧事重提,仿佛如昨日一般。

他哽咽着继续道:“我乔装成为他夫家陵园的守墓人,白日里整日醺酒,夜里便在她陵旁安睡。本想余生就这般守在她身边,直到她七七之日那晚……”

老汉的眼神变了,一股浓浓的杀气从他的身上传来:“他的夫君就是个变态!他一语便道出了我的身份,我的所在他很早之前便已知道,而我每日所饮的烈酒之中都被放入了些许的麻药。那日夜里,他居然将她的尸身取出,其实在她出殡的那日,他便将她炼成了僵尸!只是我不知而已……那夜当她睁眼的时候,她看着我的眼神是那般的陌生!是那般的陌生!”

老汉歇斯底里地吼着,双目之中一道血泪悄然而下。

“我深受刺激,情绪大起大落之下却是凝魂成影,眼看就要步入了随影境,可是她的夫君抬手一挥,她便欺身来到我的身边,我看着她,她也那般的看着我,她还是那般的美,仿佛到了我们初遇时的那般,可是她的手臂就这般没有一丝防备,没有一丝犹豫地破开了我的腹腔,直接捣碎了我的气海……”

老汉的心情逐渐平复,说话间也没有像之前那般激动:“我废了。他的夫君并没有杀我,只是告诉我她生是他的人,死是他的僵,就算没有得到她的心,有了她的身体,不管生死,他都是她的夫君。而我只是一个过客而已。”

“我回部族后,求过族长,求他们引荐人城的大人物,可是,当他们知道我的目的的时候,都觉得我疯了……牧宸少爷,我并没有疯,我只想死后与她一般,她成僵来我成尸,两情相悦,人死后为何不能再厮守?我要以僵尸之躯莅他夫君面前,以僵尸之身,让她重新回到我的身边……恳请牧宸少爷能帮我……”

说到这里,老汉的精气神瞬间衰弱了不少,但是双目中的恳求之意却是丝毫没有退减。

“可是……我只会赶尸之术,炼尸之法可未曾学过……关于炼尸之法,并不在我地方。”牧宸犹豫了片刻,还是如实说道。

“牧宸少爷会赶尸之术便好办了,炼尸之法,老头子这些年散尽家财也侥幸寻到了两本……”老汉从怀中取出两份羊皮卷轴,激动地说道,几十年的夙愿,居然有幸能成真,老汉此刻的心中可比表面上来的更加激动。

“老先生,当真要活炼成僵吗,你告诉我那人的所在,待我修为大成,我定带回你口中的那个她来与你……诶,罢了,罢了,依你便是了。”看着老汉从激动到绝望的眼神,牧宸最终话锋一变,终究还是答应了。

“老头子谢过牧宸少爷!您收好!”老汉将两份羊皮卷轴给了牧宸,行礼道。

老汉行完礼,迈着蹒跚的步伐,朝着牢门口走去,牧宸眉毛微跳,似乎猜到了老汉想要做什么。

听老汉方才回忆,当年他可不只是凝魂境的高手,而是步入了随影境的存在,虽然不过片刻便被捣碎了气海,但当年却是实实在在的随影境!虽说这牢房铁门由精钢锻制而成,非随影境武者不可破开,但是此刻老汉的行径,这可是明显想要破开这牢门打算!

“就算当年是随影境的高手又如何,如今只不过是气海破碎的半残老头,还深受重伤,难不成有了完成夙愿的希望而功力大涨?”青年看着老汉的举动不禁嗤之以鼻,心中这般埋汰道。

不光是青年,在场的多数人对老汉的举动并不抱有过多的希望。

老汉微微一笑,似乎猜到了众人的想法,也未多做解释,驻足在牢门一丈之前,屏息凝神。

时间在分分秒秒的流逝,老汉的额间脸颊都以布满了豆大的汗珠,微微扭曲的脸庞似乎在诉说他此时的痛苦,约莫过了盏茶功夫,老汉的身躯微微地颤抖着,衣衫紧贴在他的身上,那汗霜了满地。

就在牧宸想要开口制止的时候,老汉嘴角一扬,轻声说道:“武魂!随影!”

安庆市立医院怎么样
长春治牛皮癣的中医
长春专治白癜风好的医院
锦州哪个医生治白癜风好
大庆著名白癜风医院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