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网红

霸剑独尊 第六百六十七章 风无双陨落

发布时间:2019-10-13 00:07:16

霸剑独尊 第六百六十七章 风无双陨落

这一切就是韩靖离开兽域之前留给寒雪的准备,是他的所有安排

他不惜耗费了自己三分之一的魂力凝聚了这么一道剑意,目的就是彻底化解兽域的危机。

因为在他离开之前,极境天识确定了兽域内一位最强大的武者已经寿元将尽,奄奄一息了。

因为在他离开之前,极境天识同样确定了兽域之外或明或暗地藏着很多探子,其中有人实力达到了,天尊境中段水准。

所以韩靖知道兽域即将面对的将是真正的内忧外患:在内,最强的王者在关键时刻即将陨落;在外,连探子都达到了那么可怕的实力,那么即将杀来的敌人必定来势汹汹,势不可挡。

正是这一切的推衍,韩靖在那一道极其耗费自己魂力和元神的剑意里轰入了一共三式剑招。

起苍,第一时间灭杀戮神塔四周的强敌,以此保护霸苍和寒雪;

九重刹,扩大杀伤面积,灭杀第二波敌人的攻击;

至于第三剑,正是斩圣,《炎黄独尊剑》中足以一剑将圣者斩落神坛的强大剑招。

……

有韩靖的元神为引,斩圣轻易地锁定了最强的敌人,也就是风无双。

风无双早已是活了漫长岁月的强者了,所以他见多识广。也因为他见多识广,所以他的心里充满了不甘和愤怒。:黑||岩||閣即可免費無彈窗觀看

他,恨啊……

在他看来这一切真的极不公平!

为什么太古龙一的传人会拥有那柄剑,那柄据説来自于天外的剑?

凭什么这一么一柄剑和这柄剑施展出来的神通,可以帮助持有者的实力和剑的威力暴涨无数倍?

这不公平,因为一柄剑的缘故而使得自己辛辛苦苦修炼来的实力上的优势,在面对现在这一剑的时候变得荡然无存了!

这不公平!

但……天事,什么时候有过真正的公平?

包括他趁着兽部王者陨落而算计兽部,以三倍的兵力进攻兽域,这一切又是公平的吗?

所以,他只能接受!

……

接受的结果,便是希望的失去。

兽域内外的尘埃短时间内不会消散,但至少雷光和烈焰少了一些,露出了无数的狼藉之地以及上面无数支离破碎的身躯。

很多肉身的碎片,属于翅膀!

“呼呼呼呼……”

风无双的一只眼睛紧闭着,不是自己愿意,而是受伤之后的他真的睁不开这只眼睛了——他避无可避,猝不及防只能硬生生地接了韩靖的第三剑,所以他受伤了。

接了这一剑,他也就想象得到这一剑的主人实际上实力还在自己之,而且因为魂力的消耗,现在也应该更弱了很多很多。

但这不是关键,关键的是他找不到剑的主人立即报仇,而且他也没有报仇的胜算了。

现在的他,很受伤。

比他更受伤的是他的翼部将士们。

第一骑在起苍的碾压后已经十之八啊九都被灭杀了,余的武者也都伤势极重;在他们之后,其余三万尖锐同样被九重刹剿杀了无数次,使得他们当中十之三四的武者都直接肉身崩溃而亡,余的也多半伤势过重……

在这时候,三剑的余势横扫而出,席卷了整片的天际。

天际之上没有兽部的武者,所以兽部武者中只有为数不多的实力不济者,因为扛不住如此恐怖的碾压而死亡了,其他人则安然无恙。

但翼部呢?

数以万计的尖锐大军,散了。

散了的不仅仅是他们的阵形,更是他们的心。

“为什么这样……为什么这样……兽部为什么拥有炎黄剑新主的帮助?那新主,叫做韩靖!他怎么会曾经来过这里?怎么会帮助兽部?”

“该死的韩靖,该死的人族,该死的炎黄大陆,该死的天道!”

“为什么……为什么……”

风无双来不及擦拭嘴角的鲜血,他知道自己暂时的大势已去了,所以在心里一阵疯狂的咒骂和责问之后,他嘶声喊道:“撤,给本王撤!”

他要的

,是保存实力,尽量多的保存实力!

在炎黄剑剑意出现之后,他只求能够尽量多的保存实力而已。

因为他知道他还有援军,也就是他的盟友——火部的武者应该很快就会赶过来了,当他们灭了木部的残余之后就会赶过来这里,和他的翼部汇合。

这是当时他和火部之间的约定——由翼部取了兽部的法杖,而火部已经获得了水部的法杖,加上木部的法杖之后,翼部和火部便会联军,一起进击阴蛊宗的那一片竹海。

所以,他要撤军,暂时撤军。

“风无双,你走不了!”

但就在这一刻,霸四方在这一战中第一次凌空而起了,向着风无双疯狂杀来。

“找死!”

看到了霸四方的身影闪电般向着自己杀来,风无双强压心里的羞怒,仿佛是望着一匹狼在向着自己这头狮子杀来一般。

既然是狼自己找死,实力更强的狮子不在乎离开之前先取了这匹狼的性命。

风无双就是这样想的。

所以他第一时间再次催逼出了还能催逼出的最强魂力,以稳稳压制霸四方的实力,向着霸四方杀出:“老夫先杀了你!”

不料才刚刚闪电杀出,风无双的双眼就骇然睁圆了:他看到了霸四方的身后多了一个身影,一个巨大得令他震惊和心魂颤抖的身影:“什么?该死的霸墨……”

原来,就在霸四方的身后,兽部兽王霸墨的幻影出现了。

一脸威严,一脸萧杀,一脸无情,一脸的冷酷!

这是霸墨将死之前最后的准备,他给了自己的传人一份自己所能够凝结出的最强大的丹宝。

如此丹宝虽然已经不会拥有当初霸墨最强大的一击之力了,但对于现在已经受伤颇重的风无双而言,依旧是致命的。

更何况,除了丹宝的一击之外,还有霸四方……

“不……”

来不及收住向前的身影了,风无双只能在自己接连的失算之后发出了最终的怒吼:“老夫不服……”

他真的不服!

如果给他机会,他一定会更谨慎一些,会注意到那尊突然多出来的塔从而多做一些试探。

那样的话,他就可以用少量的兵力和少数的强者,毁掉韩靖的计划。

成功之后再大举进攻,他必定能够一举将整个兽部兽域踏平。

可惜,天地间最稀罕的不是什么奇珍异宝,不是什么神兵利器,正是那两个字——如果。

绝望里,风无双最终感受到了身躯撕裂的痛楚,以及生命消失的无力。

轰隆隆……

等到霸墨的幻影彻底消散化作漫天晶莹的时候,这名兽部刚刚陨落的王者,成功地带走了另外一位翼部的王者。

风无双,陨落!

……

那dǐng中军大帐里,海清笑得很甜美:“这很好,我们不费吹灰之力就除掉了翼部并且重创了兽部,这很好!”

“殿,一步呢?我们还继续阻击那些翼部的逃兵吗?”

“他们还值得我们动手吗?”闻言笑容收敛,海清的脸上有了她这个年纪不该出现的果决和冷厉:“我要的,是火部!”

茂名治疗早泄费用
新乡治疗盆腔炎费用
抚顺治疗前列腺炎医院
茂名治疗早泄医院
新乡治疗盆腔炎医院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