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影视

大宣战神 第一百三十七章 山贼覆灭

发布时间:2019-09-24 16:09:29

大宣战神 第一百三十七章 山贼覆灭

黄昏,晚饭后。

元阳城西边的官道上,驻扎了三千多人的军队。

三千多人分属于元阳城元阳卫、城防营、梅山护卫和上都天骑兵。此次出征的主帅是宣忠贤与周东仓,将领有孙图、姜涛、洪宪、梅双林和上都天骑兵左营副统领。

宣忠贤的营帐内,有些闷热,但不是太热。

周东仓是一位怕热的老头,他心浮气躁、坐立不安,他希望借助宣钟贤的上都天骑兵,所以耐着性子与宣忠贤再三商定进攻的方式。

他不仅想击溃边境上的双阳兵,更想乘机攻占双阳城,增加元阳城的生存空间。南门关的不明生物让他产生了危机感,他不得不以此来规避未知的威胁。

营帐内还有绿茶、红茶、方秋水、辛护卫、李笑、伍小泽六人。绿茶给宣忠贤扇着扇子,红茶目光呆滞地看着一册《万物图集》。

方秋水与辛护卫充当宣忠贤的护卫,与宣忠贤形影不离。李笑为了让红茶能够记起他,不得不跟着宣忠贤;伍小泽为了得到李笑的关注,不得不跟着李笑。

小铁没有随军,他留在商帮府邸,给干爹梅一才打下手,为即将动工的平山书院做好大兴土木的准备。

余晖道长担心朱雀大护法、无尚仙长找他的麻烦,已经与云氏姐妹、宣思诺结伴乘七彩雀鸟回帝都了。

毛、温道长还没有回元阳山道宗大殿的打算,他俩从红茶手里借了三百两银票,与护送云氏姐妹回帝都的一队天骑兵一起,紧跟着七彩雀鸟,去帝都皇城游玩了。

宣钟贤根本没打算与双阳城交战,他的目的就是把周东仓从元阳城里“吸引”出来,然后让平克虏带领山贼,截杀周东仓。夺回元阳城的控制权后,再灭掉南门关的食肉夜虫,控制大宣国第一雄关——南门关,完成东阁大学士宣明交给他的任务——控制元阳城和南门关。

燥热的周东仓喝了一口茶水,道:“世子,你迟迟不肯行军去进攻,是不是担心乌鞘岭的山贼?”

乌鞘岭?宣忠贤心惊,没有任何多余的表情,平淡地道:“现在不能进攻,所以就不进攻。我怎么会担心几个山贼?”心静下来之后,接着道:“乌鞘岭的山贼不是被诏安了吗?”

“诏安只是缓兵之计,待到世道太平了,山贼就会土崩瓦解。更何况,我们刚刚经过大战,将疲兵寡,要是把山贼逼紧了,恐怕会官逼民反。元阳城百业待兴,我们必须把精力放在维持内部稳定上。”

“内部稳定,外部扩展?”

“咳咳。”周东仓笑道:“我们需要双阳城的资源。”

宣忠贤心道:真是老奸巨猾。

周东仓又把话题转了回来,“据说,平克虏化名为‘贾平’,在乌鞘岭坐了第三把交椅,作了三当家。”

“什么?平克虏落草为寇了?这怎么可能。”如此机密的事情,周东仓怎么知道了,真是没有不透风的墙啊。

“他跟着你出生入死,可是什么都没有得到啊。”周东仓猜测道。

“我回到帝都皇城之后,还会亏待于他吗?真不知道他是怎么想的。”

周东仓心中暗道:马白羽手下的那个护卫提供的情报,竟然是真的。想起那个紧跟在马白羽身边的“刀疤脸护卫”,周东仓就在心中产生了不信任的感觉。

通过诈术,宣忠贤的话印证了“刀疤脸护卫”的情报。平克虏跟着宣忠贤,早晚会有出人头地、平步青云的机会,他干嘛去从事山贼那份没有前途的职业?一定有阴谋。

周东仓见外面天色已经很黑了,众人都很瞌睡,就告辞而出。呼吸着营帐外的空气,吹着微凉的夜风,看着营帐两旁的十八名梅山护卫,周东仓感叹:此生没有白活,一切都在我的算计之中。

清风半夜鸣蝉。

宣忠贤、绿茶、红茶、李笑、伍小泽正在同一个营帐内睡觉。突然,军队奔走、跑动的声音把他们都惊醒了。

惊醒千里厮杀的梦。

宣忠贤披上了薄薄外衣,隔着营帐门帘,问道:“外面,发生了什么事情?”

门外的辛护卫揉了揉眼睛,回答道:“回世子话,周大主事说,在三里外的山沟里,发现了山贼。”

“哪里的山贼?”

“好像是乌鞘岭的山贼。”

“哦。”宣忠贤感觉情况不妙。

“周大主事说,时间紧迫,少许毛贼就不用向世子你汇报了。已经催促方秋水率领五百名天骑兵前去讨伐了。”

“什么?”我查,周东仓坑我,方秋水误我,平克虏凶多吉少了。

辛护卫又道:“周大主事走之前,留下了三个百人队,让三名百户官轮流保护你,不让你离开这里。”

宣钟贤明白辛护卫话里的意思,气得直发抖,冷笑了一声,没有再说话。他发现他不能确定辛护卫是不是对他忠心。他觉得方秋水不是“误”了他,而是要“协助”周东仓“坑”他。

###

隐藏在左近山沟里的乌鞘岭山贼在睡梦中,突然受到了上都天骑兵、梅山护卫、元阳卫士兵、城防营士兵的合围攻击,顿时大乱、损失惨重。

山贼的四周都是武器精良的正规兵和聚力中后期的护卫,天上是以一敌百的天骑兵,焉有不败之理。

头顶上就是禽鸟扑打翅膀的声音,惊慌失措、衣衫不整的薛虎扭住了平克虏的胳膊

大宣战神  第一百三十七章 山贼覆灭

,厉声问道:“怎么回事儿,是不是你走漏了消息?你故意把我们带进了包围圈?”平克虏道:“怎么可能?我是宣忠贤宣世子的人,我怎么会坑害你们。”

柳东汇道:“今晚的行军,只有大哥、我和你三个人知道,为什么会被包围?”

平克虏无言以对,我命休矣。

喊杀声、哭叫声让山沟变成了“地狱”。

周东仓的近三千人的军队大获全胜,三万多名乌鞘岭的山贼投降了一万七千多人,以薛虎、柳东汇、贾平、张西玉为代表的山贼核心头领想投降而不能。

山沟里伏尸累累,最后,包围圈里只剩下了“乌蛇皇帝”、“首辅殿阁大学士”、“七域大将军”、“监察都御史”等三百多个人,在苦苦支撑。

筋疲力竭的薛虎非常绝望,就在他举剑即将自杀的时候,柳东汇用刀砍掉了他抹脖子的佩剑。“大哥,你看,官兵撤退了。”

薛虎颓然地跪倒在地,茫然地道:“怎么……怎么回事儿?”

“不知道,大哥,我们快走吧。”

原本以为必死无疑的三百多个人跨过同伙的尸体,向着乌鞘岭的方向逃之夭夭了。

三百多个人只奔跑了十里,就倒地不起了,他们太累了。

薛虎气喘吁吁地对着身边的同伙道:“我还是很奇怪,周东仓为什么不把我们全部杀死?他要是派天上飞的骑兵追击我们,我们必死无疑。”

柳东汇的脸色通红,他捂着腹部,喘着粗气道:“我也很奇怪,百思不得其解。”

躺在地上的平克虏,呼哧呼哧地呼吸着,干笑道:“周东仓这只老狐狸,留着我们,自然有用啊。”

“何用?”

“古人说:‘狡兔死,走狗烹;高鸟尽,良弓藏;敌国破,谋臣亡。’”

“什么意思?请‘大将军’说的直白一些。”

“为了避免‘兔死狗烹’、‘鸟尽弓藏’,周东仓留着我们,就可以以剿灭山贼为借口,长期拥有数千乃至上万的军队,也可以借此向大宣朝堂要饷要粮。”

“会这样吗?”薛虎有些疑惑,不是很理解。

“当然会这样。”柳东汇明白“卸磨杀驴”、“过河拆桥”的道理。

“刀疤脸护卫”的身体素质极好,不喘气、不面红心跳,或者说他只是“出了工”,没有出力。他是这群人里最心怀鬼胎的人。

安康治疗前列腺炎方法
景德镇治疗宫颈糜烂医院
上饶治疗前列腺增生方法
北京卫人中医医院
成都银康银屑病医院有网上挂号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