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女人

三界之穿越者 第一百三十五章 家书万金

发布时间:2020-01-16 14:20:50

三界之穿越者 第一百三十五章 家书万金

如此一来,丁逐强与敖胜在这城池上方,当着两城将士的面,你来我往,陷入酣战,倒也适可而止打断了两方舍生忘死的血战。

“天地奥义!玄心剑法!”

战经数合,敖胜暗自惊骇丁逐强手中之剑,每每两相抨击,只感一股汹涌霸道的凶煞之气迸发而出,不得不使出看家本领来予以应战,将飞剑织成一道剑,铺天盖地朝丁逐强袭去……

“很好!——破光斩!”

丁逐强自也不是省油的灯,御驾着金丝如意鸟,悍然无惧斩去,大有鱼死破的气势。

“轰!”

荒魔神剑何等凶悍,硬是将敖胜修炼有成的玄心剑法给击破。

然则,敖胜却也非等闲之辈,不得已变招,猛地一声闷喝:“龙诀——龙震波!”

“呼!”

在此之下,堪堪被击破的飞剑在狂风大作之下,犹似风起尘沙,无数铁屑直朝乘胜追击的丁逐强迎面扑去……

“啾啾……”

金丝如意鸟顿有感知,啼鸣声中,载飞着丁逐强摇身一变,化作一团火焰,护着丁逐强抽身避退。饶是如此,丁逐强还是被碎屑划伤,好在擦伤,并无大碍。

反观敖胜也好不到哪去,不但将自己的佩剑折毁,情急之下,反而还将自身功法使出来保命,但看样子,丁逐强尚未察觉,却也是不幸中的万幸了。

“啾啾……”

金丝如意鸟为了掩护丁逐强,被铺天盖地的铁屑所刺伤,发出悲鸣,翩翩倒到载飞着丁逐强栽倒在了岙星城城头上。

“火鸟儿,你怎么样?”

只受皮外之伤的丁逐强,虽是伤痕累累,但却并未伤筋动骨,而这金丝如意鸟则是正面替丁逐强挨了不少铁屑,受伤不轻。

“你是何人?为何出手相助?”

就在丁逐强将只有老鹰般大的毒焰荒雀,放倒在城楼上,细心察看着伤势,为其小心翼翼拔出铁屑,却不闻见,一名少妇领着数名兵士而来。

“怎么百川城退兵没再攻城了吗?”

丁逐强头也不抬,依然为毒焰荒雀处理着伤势,反而相问。

“你好大胆子,别以为替我岙星城挡下攻击就很了不起。”

然而这次发话的依然是一名女子的声音,不过听音色,却是一名少女。

“既然百川城没有再攻城了,也就说明可以稍作喘息了,你们这么急不可待的问我,是不是有点有违待客之道呢!”

丁逐强但听得百川城总算是撤军了,想来定是在那名自称敖胜的中年男子带领下,暂退一时,养精蓄锐吧!

“你……你究竟是谁?”

先前那一女子仍不免迟疑一声问了。

“啾啾……”

毒焰荒雀还真是受伤不轻,周身多处被扎铁屑,倘若不尽快拔出,定然危及性命。

“我可以明确的告诉你们,我是来相助岙星城不被攻破城池的。”

丁逐强说着这话,却才站起身来,目视向果真徐徐退兵的百川城兵将。

“这……”犹似少妇的女子不禁迟疑难言问话道:“我怎知你所言是真是假?又或者是敌军派来的奸细?”

丁逐强无奈苦笑了,但一见受伤倒地的金丝如意鸟,只道:“你有见过愿拿自己生命冒险的奸细吗?再说,就在刚才,倘若我不拼死出手,这岙星城只怕已然被百川城给攻破了,你倒是说说,这是真还是假?”

“这……”这一在丁逐强看来倒也颇有姿色的少妇为之迟疑了,顿了一顿才点头道:“不错,你的确有恩于我岙星城没被攻破城池,但你至少也要告知,你究竟是谁?”

丁逐强微一沉吟,不尽不实回话道:“在下丁逐强,是受了岙星城主之托前来相助,至于你们信不信,待得击退百川城后,等见了岙星城主自有所知。”

“我……我爷爷他还活着?”

然而这次,问话的却不是那一名少女,容颜清秀,娇小玲珑,倒也诱人。

“嗯。”丁逐强只一点头,目光一扫,但只见得,绝大多数都是女兵,还有一些童子兵,不由疑问道:“怎么你们岙星城都只剩女人了吗?”

这一血染衣裳的少妇,一脸凄然的道:“自开战以来,所有能上的男人全都上战场,投身杀敌去了。”

“莫非这便就是所谓的穆桂英挂帅?唉!如此看来,这倒也是。”

丁逐强暗自一声感叹,隐然可以闻见城内一片哀鸿遍野,母哭子丧,妻悲夫亡,好好的一座城池,活生生成了家破人亡,妻离子散的人间炼狱。

“看这样子,百川城一时半会应该不会再来攻城,不知可有医者,将我这只火鸟儿治好后,也好共同御敌。”

一念回神,丁逐强也只得先一步步的来,徐图良计。

这一少妇显然被丁逐强说动了,戒心渐消,客气邀道:“少侠说得极是,就请少侠移步随我来。”

“嗯。”

丁逐强只一点头,抱着金丝如意鸟,在一干侍卫的随行下,径直前往城中城主府邸。

一路之上,丁逐强果真只见街道两旁死气沉沉,冷冷清清,家家户户都悬挂得有白布,更增凄恻。

“天呐!这都是?唉!”

待得这一亲眼所见,丁逐强实难想象岙星城跟百川城所发生的激战有多惨烈,下意识里,不禁联想到自己的国家民族,也将会有此一天吗?

直到进入城主府邸后,一名缺胳膊少腿的中年男子被下人抬了出来,一张脸上更是被长长划过一刀,左眼翻出,显已失明。

“星蕙,便是这名青年男子相助击退百川城攻城吗?”

以此听来,这一残疾男子,消息倒挺灵通。

“娘,娘……”

原来这一少妇名叫星蕙,尚未答话,突只闻见,一名莫约五六岁的小男孩,奔出厅房,叫喊声中,直扑怀里。

被称星蕙的少妇,流露出慈母的怜爱,柔声问道:“虎儿乖不乖?有没有听雷叔叔的话。”

这一乳名叫虎儿的小男孩,点了点头,一脸童真的喊问道:“娘,你还没有把爹爹给接回来吗?”

“很快就会接回来了,很快就会接回来了。”

星蕙语声难掩呜鸣哽咽,别过头去,眼泪簌簌而下。

“少侠请厅内上座。”

这一残疾男子倒也分外客气,显然对丁逐强相助之恩,颇感庆喜。

“喂,我已经请来医生了,快将你这只火鸟儿抱来医治吧!”

而就在这时,那一名娇小玲珑的少女,还真领来了一名老郎中,胡子花白,一脸疲态。

“那就承蒙多谢了。”

丁逐强也不客气,将金丝如意鸟送了过去。

“咦?这鸟儿还真是珍奇呀!莫非便是传闻中的毒焰荒雀?”

本精神萎顿的老郎中,但一见丁逐强怀抱的鸟儿,登时一惊,来了精神。

“呵呵……”丁逐强见被认了出来,也不为意,只道:“那就只好劳烦了。”

“毒焰荒雀?莫非你是来自八荒城的城主?”

残疾男子大惊失色了,神情紧张直盯着丁逐强。

“什么?八荒城城主!”

这一下子,整个府邸内的人都给惊呆住了,不可置信的看着丁逐强。

丁逐强眉头微皱,不置可否问道:“敢问你是如何认出我来的?”

那一少女更是答道:“我雷叔叔便是随我爷爷还有我爹爹出征八荒城,因身受重伤而被护送回来的。”

“哦?”丁逐强饶是一惊了,目露精光于这一原是截肢的中年大汉,不禁动问:“如此说来,也难怪你会将我给认出了?”

那一老郎中则是道:“不然,这位雷统领便是由我给医治断肢的。”

“的确不错。”这一被称雷统领的中年大汉点头道:“实则我这一条胳膊一条腿,因被蛮氏一族的一名背有双翅的中年大汉给抓伤,以至身中火毒,才被送回城医治。”

“如此说来,倒也顺理成章了。”丁逐强转念回神,点了点头道:“不错,我便就是八荒城的新任城主,此番前来,正是遣送岙星城主回城。”

“此话怎讲?”

就在众人一脸不可思议中,倒是这一雷统领沉着稳重,只一声问。

丁逐强点头应道:“此番我之所以只身前来,便是为的一探敌情,倘若岙星城被攻破,那么?我留着岙星城主还有何用?”

“岙星城主没事,那我丈夫呢!”被称星蕙的少妇,顿给情绪激动,语声发颤迟疑而问:“他……他……”

“娘……娘……虎儿要爹爹……虎儿要爹爹……”

在此之后,那一小男孩虎儿更是嗲声嗲气发喊着。

“唉,还真是烽火连三月,家书抵万金啊!实则,在我八荒城里倒是关押了不少俘虏,但却不知有没有你丈夫了。”丁逐强只给一叹而言,接着对这一老郎中问道:“不知可否将我这只鸟儿医治医治?”

“这……”

老郎中顿给疑难住了,毕竟得知身份后,可就是敌非友了。

“烽火连三月,家书抵万金。”星蕙暗自一述,却不出言道:“星白药老,念在也是替我岙星城助战才受伤的份上,那便医治医治吧!”

“好。”

老郎中一声应承了。

成都不孕不育医院地点
上海锦医堂门诊部怎么走
引起卵巢早衰的原因都有哪些
安徽治疗癫痫病医院哪好
汕头看妇科哪里医院好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